您的位置:首页  >  时政  >   全球化下半场:中国智慧构建亚洲新格局

全球化下半场:中国智慧构建亚洲新格局

日期:2018/4/12 阅读 ( 2074 )【 来源 : 新民周刊 】
阅读提示:贸易摩擦、贸易战、货币战风险加大,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。由此可见,全球化下半场,风险大于机遇,需要换个打法。
记者|吴 雪
 
  2000多位嘉宾,近2000名记者,60多场正式讨论,以“开放创新的亚洲,繁荣发展的世界”为主题的博鳌亚洲论坛,于4月8日拉开帷幕,至此,世界再度进入“博鳌时间”。作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%的中国,这一次,又将为世界贡献哪些“中国智慧”?
  有观点认为,全球化已进入“下半场”,全球化红利退潮,曾经的拥趸或裹足不前,或内顾倒退。贸易摩擦、贸易战、货币战风险加大,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。由此可见,全球化下半场,风险大于机遇,需要换个打法。为此,亚行副行长史蒂芬·格罗夫(Stephen Groff)、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、世界贸易组织首席经济学家罗伯特·库普曼(Robert Koopman)等大佬齐聚分论坛,开辟新思路,为全球化贡献智慧。
 
全球化下半场的打法——聚焦中美贸易战
 
  博鳌论坛召开前一周,全世界笼罩在美国与全球多国特别是中国挑起贸易摩擦的乌云之下。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“开放”成为今年博鳌论坛年会主题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。格罗夫指出,WTO的贸易规则强调,不管国家大小都应一视同仁。中国将会对汽车进口降低关税,而且对于投资保险和其他金融市场的子行业进一步开放投资,这对世贸组织其他成员来说是个利好消息。但值得担忧的是,在世贸框架之外,中方与美方正言语交锋,基于世贸组织强调各国之间的平衡和平等,接下来双方的行动将会受到密切关注。 
  谈到中美贸易摩擦,钱克明表示,我们一般不愿意用“贸易战”定义,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够坐下来一块谈谈。中国的态度是不仅要保护中国人民的利益,更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。中美贸易摩擦本质上是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的斗争,更是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斗争。“我们不怕贸易战,这一仗我们不愿意打,但是如果真要打,我们也做好了准备,绝不退缩”,钱克明说。
  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,习近平主席在主旨演讲中对外透露一个重大的信息——中国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,并宣布四个方面的开放举措。而这一信号恰恰跟美国目前的状况相反,美国的策略是吸引制造业回流,要提高关税防止进口等,有观点指出,中国放宽市场准入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、降低汽车进口关税是不是迫于美国的压力?
  钱克明表示并非如此,中国平均进口加权关税4%左右,几乎跟发达国家差不多,如果按美国的进口加权关税,有些进口产品关税非常高,但一些优势产品的关税非常低,比如说波音飞机用不着关税,包括奶制品等敏感产品关税非常高。实际上,中国目前贸易顺差是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造成的,并不在于中国关税高,美国对中国的服务业是一个大的顺差。另外,我们从其他的国家听到我们要收紧对外资的审查、我们要限制其他国家的进口,其实不然,目前中国将进一步对外开放是大趋势,关键在于怎么扩大进口,怎么进一步开放的举措上。
  对外开放四大举措,第一个是在市场准入方面要扩大市场准入,尤其是在服务业、金融、保险等行业。过去中国开放条件不成熟,而今天,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,全球化受挫的情况下,需要我们站出来进一步扩大中国开放,给世界做示范。
  奥地利外交部长卡琳·克莱瑟(Karin Kneissl)认为,汽车工业作为油价的晴雨表,中国对外开放的政策红利将直接助推合资企业的迅猛发展,未来,在公平竞争的自由市场氛围中将与中国展开更多联合研发。
  第二个是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,鼓励国外投资到中国来。帮助中国产业升级、提升国际竞争力。第三个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包括外资进来的知识产权保护。第四个是主动扩大进口,通过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实现中国既能扩大出口、也能扩大进口。中国扩大开放的新举措惠及了不少贸易伙伴,但不适用于那些违反世贸规则、动辄对别国发动贸易战的国家。
  有观点认为,新型大国关系应主要表现在大国关系的韧性上,尽管存在诸多分歧,但依然能求得共识;局部性竞争是常态,但全局性合作是主旋律。韧性,就是不会因分歧、摩擦、矛盾,使两国关系偏离合作的轨道。
  曾参与过中国入世谈判的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易小准表示,站在WTO的角度谈中美贸易,“我们并不是想要做单边主义,因为我们现在做出来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超越了对于入世的承诺”。中美贸易战实际上是一个双输的游戏,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在WTO多边贸易规则体系下和平地解决这些问题。
 
中国开放的大门:风险与机遇并存
 
  “开放还是封闭,前进还是后退,人类面临着新的重大抉择。”习近平演讲中的这一最新判断说到了很多人的心里。“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,只会越开越大”,这句话再次宣示了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。
 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顾学明指出,关起门来是很难搞建设的,尤其是现在我们的产业链在延长,任何一个大型的产品可以说也很难在任何一个国家独立完成。基本上我们要有效整合供应链,才能够实现最终产品的出口。因此,接下来对外开放的领域将涉及到现代服务、金融保险、资本市场,以及最重要的制造业的支柱产业,像飞机、船舶、汽车等。
  然而,并非所有国家都认同对外开放的利好态势,反而认为伤害他们的利益,甚至有些国家的百姓用选票选择保护主义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指出,这种针对开放思想的抵触,究竟是弱国损害强国,还是强国在开放中间过度发展金融、房地产、建筑,最后使自己的产业空心化,值得思考。
  另一个主题,讲到全球化,很多中国人会问,为何当年加入WTO接受不平等条款,一是为了开放,二是为了体制,三是为了促使自身提升产业竞争力,更好地活下去。张燕生指出,中国人把全球化看作双刃剑,全球化往往与兴盛期重合,带来世界的繁荣。但开放和全球化又会面临诸多世界风险。因此,必须解决好动力、智力和全球化均衡问题。
  从这个角度来讲,全球化的下半场,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很可能使我们今天的世界会陷入20世纪20年代、30年代的困境,20世纪70年代、80年代的困境,不稳定、不确定性的风险会上升。
  在一些西方经济体中,我们一直认为全球化是让所有人公平收益,其实并非如此。库普曼指出:“全球化不能说有人失业了,就不要了,而要跟25年前比较,是否提供一些培训机会,怎么保证你的福祉。抓住细微地方,才能反映重要问题。”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易小准表示,现实中逆全球化的情绪不该再泛滥了,针对全球经济来说,全球化是好事。
  钱克明也赞同此观点,无论是市场的失效,还是分配不均,都不应该把全球化当作替罪羊。从全球化国家之间的分配来说,有很多穷国、小国,像非洲、拉美的国家,美国从增加值计算得益是最多的。现在发达国家人均GDP和最不发达国家人均GDP之比是352:1。正是国家间的收入分配不平衡,以及国家内的收入分配不平衡,导致了目前这种反全球化的思潮。
  有分析指出,中国会不会像西方一样,出现由于全球化带来的不公平问题?张燕生认为:在全球化时期,中国的城乡收入的差距、区域发展差距,面临着共同的问题。对此中国将推动一个开放、包容的全球化,减少城乡差距,减少区域差距,减少居民的差距,减少世界的不平衡。
  从这个角度来讲,全球化确实需要一个再平衡的机制来解决我们现在面临分配的问题,即有一些人受益,有一些人受损的问题。全球化的本质、开放的本质实际上是改革。而改革的一方面是让更多普通人受益。另一方面,包括新科技革命、新产业革命,基于目前全球的劳动生产率是减速的,必须要通过自动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减少就业机会,创造更多绿色就业,普惠就业、共享就业、包容就业,这些,将是中国下一步推动全球化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 
全球瞩目的“中国方案”
 
  以共商、共建、共享为核心的“一带一路”,能否解决分配不均、贫富差距等全球化的负面效应?“一带一路”在新的全球化时代当中起怎么样的一个作用?它到底是一个再平衡贸易,还是跨境?
  格罗夫指出:“一带一路”正是朝着要克服全球化挑战,加深区域一体化方向的新方案。但也面临着确保投资必须满足世界标准的挑战。对于多边的贸易体系来说,很多国家愿意与中国政府紧密合作,确保投资标准得以满足,包括共同融资、联合融资项目。
  “一带一路”对于全球治理以及全球化相关问题,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中国方案。钱克明表示:“亚洲开发银行曾发布一个报告,每年基础设施需要投资8000亿美元,目前能够从世界银行,从亚洲开发银行,投资大概300亿左右,缺口非常大。”所以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对未来基础设施相互连通、吸引更多的投资和促进贸易便利化起到很大作用。
  据了解,东盟内部的贸易占到总贸易量30%,欧盟的贸易量是占了70%左右。亚洲内部的互相之间贸易畅通程度比较高,反过来说亚洲贸易内部的量达到50%左右,就是软连通。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里面有贸易相通、降低关税、促进贸易便利化,这是促进整个亚洲内部贸易流量非常重大的一个举措。
  另外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下,还有很多援助性的措施,包括去年在“一带一路”峰会上,习近平主席宣布的未来三年中国要出资600亿人民币,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训1万名以上的人员,进行职业技术培训,能够创造新的就业。
  另一方面,就是加强产能合作,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已经五年,过去五年中国累计对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大概有600亿美元左右的总投资。建立了75个经贸合作区,在75个经贸合作区里面投资大概270亿美元,吸引了350多家企业,创造了220万就业岗位,为东道主的国家交的税费有20多亿美元,对于“一带一路”国家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。
  对于“一带一路”是不是能够帮助把中国更好地和欧洲联系在一起,克莱瑟表示:“必须要把‘一带一路’沿线变得安全,人们才愿意去。像在地中海东岸会碰到一些瓶颈,这些地方既有古代文明,战略上也是要地。”对此,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,国内正在探讨关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安全协调机制,并强调做好五通,即政策沟通、设施连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,通过五通,把整个亚洲和欧洲之间的中间地带,包括东南亚一带,真正联系起来。
  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,需要一个高水平的“一带一路”标准,带动沿线国家的发展。而发展更平衡、更包容,将成为新兴全球化亟待解决的重要议题。在接下来的时间,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也将引领未来更平衡发展、更具包容性的全球化做出中国贡献。
 
精彩图文
热门文章  
网络订阅
  • 龙源期刊网
  • 中国知网
  • VIVA
  • 超星
俱乐部专区 / CLUB EVENT